男朋友说,我好久没更新网站内容了,于是在他的威逼利诱下,我爬过来更一箩筐。

说说最近,我在实习周,一天天的没课,他正常上课,每天等他下课去吃饭。诸如此类,零碎的日常。他继续替人弄网站什么的,我自己注销了原先的公众号,开始正经打理自己的新号,当做日记写。

他呢,还是和以前一样,有时候突然就充不上电。这回是儿童节前后,感觉挺茫然的,每每那个时候,就跟变了个人似的。还是很想知道,怎么能让他快速充满电。

虽然,人的确会有莫名其妙失意的时候,但我还是希望,能因为我的存在,而让他不那么难受地瑟缩在角落里。

我想给他一点更好的力量,不是改变。

见到拎着 AD 钙奶和药的他,忽然间就其他什么也无所谓了。那一刻,我觉得我大概是只想要他恢复元气,就好了。

我也有那种时候,虽然不清楚是不是和他的感觉一样,但可以肯定的是,那会儿所表现出来的抗拒,以及对方所受到的伤害,我和他是共通的。

不能说是抗拒,太无情了。相反,我想当然地去为他好,不愿意让他无故分担我的坏情绪,而恰恰是这种令对方感觉到撇清一切的态度伤害了他。我得改。

你看见了吗?下一回,我们可以相互慰藉。不必避开我。

我要啃你一大口-两个有意思的